正山小钟

相爱相杀爱好者,此号主麻雀毕深

【毕深】请和我联络

曾经构想的某个现代AU的头一章的存稿,后来没耐心写就算了,当开始当一发完应该都可以……


1.

那人的手指是修长的。

他喜欢将指尖对在一起如同弹钢琴一般快速弹动,陈深知道那是他情绪有了波动时候的表现。

有时是因为烦躁有时是因为紧张,有时……是因为兴奋。

那双手停下了弹动,食指挑向陈深所在的方向,轻轻勾了一勾。

陈深不由自主就走了过去。

“小赤佬,”那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低沉而磁性,仿佛感受到那气息在耳边的温度,惊的陈深不由得一颤。“你晓得该做什么。”

于是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然而外套下面还有马甲还有衬衣还有背心,陈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穿这么多层,层层叠叠像一颗洋葱,但是...

花絮好像还原了结局真相?曾经有一个版本结局是老毕为陈深挡了枪么?

如果这都不算爱~~我第一次觉得原来截图真的能满满情意溢出屏幕
ps,某些人眼瞎应该去配眼镜而不是来污染tag

处座表示我很有情调,处花在后面笑的一脸我很了解……

电视剧《麻雀》中宰相篇,关于毕忠良为什么开始就怀疑陈深的一点脑洞

感觉自己嗑剧的瘾比写文大多了orz,致力于让观众猜不到套路和埋梗埋的丧心病狂的导演编剧你们太狠

重看发现一些细节,于是随便写写

宰相篇里,看过的人会觉得有一个疑点,既然陈深和毕忠良感情那么好,毕忠良为什么一直在怀疑他?虽然毕忠良多疑,但是一边说着最信任你一边仿佛看了剧本一样the one你,这看起来好像不合理,其实仔细看是有迹象可寻的。

来回放一下两人之前的细节。

陈深与宰相接头,意外遇见毕忠良追捕宰相,对手戏第一句话:“掌心雷,袖珍勃朗宁,稀罕玩意。”

这句话陈深其实是为了掩饰他当时看到接头的上线也是他的嫂子宰相突如其来被捕时的情绪失控而说的。会选择枪的话题是因为陈深此时心中满是担...

存个梗,毕老板去南京下线的这集,陈队长脖子上多了条眼熟的丝巾。
怎么看起来很像毕老板遇刺时手上包扎的那条?!
那么问题来了,陈队长遇见毕处问发生了什么时毕处手上已经抱扎了这条丝巾,于是推理可知
1、丝巾是毕处的,陈队拿去用了,你出差的日子让你的丝巾贴着我的脖子~
2、丝巾是陈队的,因为某种需要解下丝巾的原因落在毕处的马卡龙车/办公室/身上
3、情侣同款……我是说兄弟同款

最近剧太高能,脑细胞阵亡无数,等我养养脑子再来写同人

“……是因为我没在给你剪头发。”
甜死我了

【毕深】逆光 1

和在写的 彼岸 以及以前写的 何日君再来 有一点联系,不过当独立篇看也没问题

HE,不接受毕深HE的可以止步了


逆光 1

1950年 初秋


下午理发店的生意有些忙,忙的陈深这个老板都不得不亲自出马。

这个南方的岛上,透过“兰芝理发店”玻璃窗的阳光有些炙热,陈深便卷起了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

他是个身型很好看的男人,脸也是英俊的—如果没有脸上那一道伤疤的话。此时他已经熟门熟路地帮特意来找他的男客剪出了大体的发型。

客人百无聊赖地从身上掏出一张刚买的报纸,有些昏昏欲睡地翻看起来。忽然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轻轻地咦了一声。...

【毕深】彼岸 2

这篇想哪里写哪里,比较随意……


第二章


毕忠良遇刺的那天,本是带着陈深去他常去的店做衣服的。


陈深进76号已经几个月了,毕忠良算算日子,觉得是时候带他去76号总部乃至汪政府里宴会见见场面了,他心里是存了提携这个兄弟的私心的。恰好过几日便有一个宴会,据说汪政府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去,他便特意嘱咐陈深和他一起去,陈深倒是乖乖应了。也亏得毕忠良心思细,便随口交代他要穿的正式点——因为汪政府那位“领袖”的喜好缘故,汪政府的人在面子上,多半是衣冠楚楚很是讲究几分体面的。

待到陈深拎着一套仿佛斑马一般的让他看的眼花的条纹西服和一件只有姑娘家才会穿的月白色西装问他自己该穿哪件...

【毕深】彼岸 1

彼岸


第一章


1940年秋


陈深姗姗来迟的时候,抓捕行动已经结束了。

巷子里因为封锁的缘故有些空荡荡的,空气里似乎还有那么一点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陈深看着那一排灰白的墙,心里叹息着不知道是哪一家又遭了殃。

他是真的忘记了毕忠良和他提过的今天的抓捕行动,等想起来的时候又发现车又丢在了76号,于是几番折腾,等他赶到的时候,76号的人马已经收工了。

收工了也好,陈深心里忽然有点庆幸。

他接受毕忠良的邀请来到上海,进了76号,潜伏下来不过几个月,却是觉得一辈子的忍耐力都花在这里了。

组织不知道在何方,每天面对的不是拷问就是抓捕,整天血淋淋的。饶是陈深是个上过战场的...

1 / 3

© 正山小钟 | Powered by LOFTER